陜西市政網

  • 網站客服:029-33567925
  • 合作熱線:029-32116066
搜索
猜你喜歡
查看: 86|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散文:漠北的風 流痕的云(作者 | 張昆)

[復制鏈接]

102

主題

678

帖子

15

積分

審查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15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11-2 14:03:51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文/張昆
    當江南正是鶯紅柳綠,草長鴛飛之時,或許漠北正是北風呼嘯,沙云蒼莽。諦聽“愁云慘淡萬里凝”的衷腸詩意,感受天空地闊、萬里茵草的苦中作樂。少年人在他鄉的新鮮感總多于思鄉的熱切。于是,總不免覺得自己像個井底之蛙。只能努力迎著漠北的風、流痕的云來拔高自己充滿銅臭利欲的心。

   坐著火車,眼看著窗外赫然閃過的西北那古老又現代的村落。我用眼光撫摸著那不老的大樹愛戀著那些兼精致與粗獷于一身的古祠堂及其背后站起過的仁人志士,迷戀于火車所穿過的一個一個隧道的深沉。或許,冥冥中總有一股力量以“觀化百代后,獨立萬古前”的豪氣和睿智,把這片蒼老又年輕的大地一次又一次地從泥沼中拉回,讓它重喚生機。漠北的風依然迎著車廂灌進來,天上的云卻流得無痕。
   千年一嘆,便是大地的回音。詩仙已逝,然而李白離開古長安時的聲聲長嘆:“天生我才必又用”“莫使金樽空對月”仍繞梁貫耳。如余光中所說。“他的酒七分化作劍氣,三分化為詩意,繡口一吐便是半個盛唐”。是的,這塊曾經生活過一位詩仙又為詩仙所贊頌的土地又怎會缺少詩意?我想學詩人橫筆向天笑,莫使少年空白頭,可是我肯定要為本不屬于我的恣意放浪而負上青春的巨債。所以我只能沐浴漠北的風,并為自己前途未卜的大學之路捏上一把勁。
   風云雖變幻無痕,人心卻依然要有情有意。漠北的風流痕的云,每天不斷地吹拂與浮動,卻飄不出它自己的那片天空。兄弟的情義,詩人的意蘊,人生在世總得依靠、依附點什么,或許是一個群體,或許是一個目標,更或許是一種信念。雖然有人說最強的智慧總是在光明與黑暗此消彼長的斗爭中產生,但是文明的結晶卻總在書卷墨香的平淡中傳播。云卷云舒、閑庭漫步,文人卻用思維在斗爭。雖然百年之后,很多人只是知識殿堂和書墨天地的匆匆過客。坐著列車迎著吹來的漠北的風,看著窗外流痕的云,梔子花開,繁華落盡,一切歸于平靜。走過之后,我們才發現,詩意超脫只是個傳說,無無源之水,無無源之果。揮揮手,拽不上流痕的云,只能迎上漠北的風吹拂。深呼吸,開始追尋我象牙塔的夢。

  (作者為中國實力派書畫家協會會員、媒體聯盟時代名家陜西版主編、中華風采人物全媒體藝術顧問/編委、多愛傳媒暨昭愛書畫院宣傳部部長、江山文學網人生家園社團編輯、《引領者文藝》編輯、意不盡網常務理事/副主編、望月文學雜志特約作家/編委、陜西市政全媒體編輯/特邀記者、《細鱗河》報編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黑龙江36选7今日开奖结果查询结果